乘地铁同站进出10分钟内免费吗

发布时间:2024-05-19 15:24:29 来源: TG@KZSEO

  

  顺利退费将为市民和游客带来更多便利

  乘地铁同站进出10分钟内免费吗

当前,多数乘客乘坐地铁都是扫码进站。

在短时间内从同站点出站,仍然会被扣费。

  4月26日,本报曾报道有乘客扫码进入北京地铁机场线后,因行程改变很快决定不乘坐机场线,但遭遇退费难的问题。据悉,上海地铁日前推出新规——同站进出10分钟内不收费。即乘客临时有需求在同一站点进出,只要在10分钟内,可至车站服务中心进行人工退费处理。北京地铁有无类似规定?现金、扫码支付退票流程是否便利?记者对此继续进行追踪调查。

  体验1

  购买临时票卡3分钟办妥退票

  4月29日至5月5日,本报记者多路出击,在本市多条地铁线路采用不同的支付方式就退费问题进行体验。结果发现,在乘客临时有需求在同一站点进出时,购临时票卡退费的处理方式简单便捷。

  在多个地铁站,记者首先选择通过自助机购买临时票卡。实验同站点进出时,记者考虑到两种情况。第一种情况是,刷临时票卡进站后,立即找工作人员说明情况,工作人员可以查询临时票卡的使用情况并进行退费。另一种情况是,出站时已经将临时票卡投入了闸机,求助工作人员时无法提供凭证,只能请工作人员查询记录。

  实验结果表明,无论乘客是否手持临时票卡,退费流程都可以在3分钟以内办妥,过程中没有遇到任何阻碍。

  体验2

  扫码支付想退费麻烦不断

  相比之下,如果是通过支付宝、北京一卡通等App扫码进站后,同站进出想退费就要麻烦得多。记者使用不同App进行体验,大多数App在乘客同站进出时都扣了费。例如在地铁东单站,记者无论是乘坐地铁1号线还是5号线,进出站时间仅相隔2分多钟,App的行程单中也有明确记录,但出站时还是扣了费。这样的情况站内工作人员无法处理,只能让乘客自行联系App所属公司的客服。

  其中一些App有人工服务的电话,还有一些则连电话都没有,需要乘客在问题反馈栏里输入大量文字,说明为何需要在同站进出,最终是否能退费,还需客服人员向上级汇报。除此之外,还有个别App遇到乘客短时间内同站进出的情况时,长时间显示此次行程是在“行程中”,而并未立即结算。乘客发现,3至5天后,行程结算才完成,结果显示同样被扣了费。

  记者咨询一些App客服时得知,其实在北京地铁的同站点进出扫码支付退费问题上,早已有“10分钟原则”,即乘客同站点进出站相隔时间不超过10分钟,是能够受理退费诉求的。但是,一方面,乘客无法通过在站内向工作人员求助直接退费;另一方面,很多乘客反映,求助App客服时被问到的问题也经常令人不太舒服。

  “您进错地铁站了?您本来是想去哪儿?”很多乘客反映,在地铁机场线,如三元桥站、北新桥站,有个别乘客误入机场线退回闸机,准备改乘5号线、10号线列车时,总被支付平台的客服问到这样的问题,不仅如此,乘客还需要改换到5号线、10号线扫码进出站,才能证明自己确实是误入了机场线。

  “有必要告诉他人我的目的地吗?如果因为临时情况我无需换乘其他地铁线的话,难道就不能退费了吗?”乘客认为,“10分钟原则”不仅应是受理退费诉求的条件,也应是支付平台自动退费的充分条件。

  调查中还发现,部分App在使用过程中,短时间内同站点进出站被判定为正常支付,即使联系客服也不能退费。

  体验3

  “10分钟原则”能够证明未乘车

  针对乘客提出的“10分钟原则”应成为自动退费的充分条件,记者进行了实验,即需要证明10分钟之内,能否搭乘地铁并返回原站点,造成并未乘车的假象。这项实验的目的是验证“10分钟原则”能否成为未搭乘地铁的直接证据。

  在实验中,记者选择了多个行程较短(两站距离在600米左右)的站点,例如地铁5号线雍和宫站至北新桥站(仅一站地)、地铁1号线东单站至建国门站(仅一站地)。为了追求极致,记者掐表计算的时间只包括从刷卡进站到快速步行至站台的时间,以及乘车时间,排除需要候车的时间。测算发现,这些距离很短的两站地,乘客往返的平均用时为7分35秒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虽然看似10分钟内,乘客在极端情况下有可能享受了地铁乘车服务,但有几个条件需要同时满足。首先,两站之间行程必须非常短,乘车时间要控制在2分钟内。其次,进站后没有候车时间,抵达站台时列车要正好进站,返程亦是如此,下车后对向地铁列车也需要刚好进站。第三,不能赶上乘车高峰期,因为这会大大降低站内步行速度,乘客从闸机到站台一定得大步流星。从北京地铁的现实情况来看,这些条件很难同时满足。以最快速度进站,乘一站地铁马上折返,然后谎称自己并未乘坐地铁,这样的概率极低。

  记者又模拟了现实中的正常乘车情况,例如需要等车、站台里人流量较大等,在多个短程站点反复乘车测试,乘地铁一站地往返需要的平均时间为13分35秒,而客流高峰期则需要15至16分钟。可见,10分钟不可能享受地铁乘车服务并从同站点出站是普遍情况。

  建议

  让地铁站发挥更大作用

  不少市民建议,地铁方经过科学评估后,确定合理时间范围作为乘客未乘车的直接证据,从而实现自动退费。这么做不仅能够方便搭乘地铁的乘客,还能给很多其他需求的市民提供便利。

  在北京,地铁站进出站口的设置大多数情况下是在马路的两侧,或在十字路口的四个角。与进入地铁站后突然需要改变行程相比,乘客需要同站点进出站更普遍的原因是出错了站口。如果乘客出站后发现,自己的目的地其实是十字路口斜对角的站口,从地面上过两次马路,或者走过街天桥都很麻烦,如果能从地铁站内穿行可以省不少事儿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如果各类支付App能够支持合理时间内(如10分钟)同站点出站自动退费,不仅可以为出错站口的乘客提供方便,还将为有过街需求的老人及残障人士提供重要的帮助。

  以地铁5号线北苑路北站为例,该座地铁站还肩负着过街天桥的作用。地铁5号线北段纵贯北苑路,这段路上能过马路的地方不多,在很多区域,行人需要绕行至大路口,或走过街天桥。绕路、爬楼梯让老人和残疾人非常头疼。但是在地铁5号线北苑路北站,他们可以搭乘扶梯或残疾人升降梯由地铁站厅过街。站内的设置显然考虑到了这个需求,特意留出了免费通道,有过街需求的行人无需购票,从这条通道就可以抵达马路对侧。而观察其他地铁站,记者发现很多车站由于空间等限制无法单独设置免费通道,如果市民穿行这些车站可以享受自动退费,地铁站这种交通设施就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  记者还发现,在公共服务方面,地铁站还可以为市民和游客提供很多便利。例如行人突然有如厕需求时,恰好周边找不到公厕,真是着急。而北京的多数地铁站都有公厕,可公共厕所是设置在站台内的,即乘客刷卡、扫码进站后才能使用。如能实现短时间内同站点进出站自动退费,就可以为内急的行人提供更多便利。

  据媒体报道,目前包括郑州、洛阳、青岛等一批城市的地铁轨道交通已经实现了“公厕共享”服务。市民无需支付地铁进站费用,便可以进站如厕。相信“10分钟同站进出免费”政策更好地落地后,北京地铁站会为市民和游客提供更多贴心服务。

  本报记者 景一鸣

  实习生 杨沁萱 文并摄

  来源:北京日报

【编辑:曹子健】